您现在位置:现代生活周刊网 >> 新闻资讯 >> 浏览文章新闻资讯

国家医疗队12名麻醉科医生中有7名来自山东,山东大学第二医院2名,青岛大学附属医院5名

现代生活周刊 2020-2-25 15:43:08 来源:不详 作者:未知

现代生活周刊讯:800张床位,患者随进随出。17支援湖北国家医疗队中,麻醉科医生只有12位。而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气管插管工作,只有这12位麻醉科大夫加上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6位麻醉科大夫能够操作。

  这12位麻醉科医生组成了急救插管小分队,负责整个光谷院区的气管插管。如果他们要做的气管插管较多,忙不开,同济医院的医生及时递补。

  新冠肺炎患者若病情加重,指脉氧饱和度持续走低,高流量吸氧、无创呼吸机等救治措施“失灵”时,患者就有因呼吸衰竭而死亡的可能,此时,值班的麻醉科大夫就要“冲”进病房,气管插管,连接呼吸机。

  毫不夸张地说,他们的工作意味着时间与生命的赛跑。

  国家医疗队12名麻醉科医生中有7名来自山东,山东大学第二医院2名,青岛大学附属医院5名。

  谢坤即是其中之一,他是山大二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,医学博士。与他同组的是青大附院医生冯伟。谢坤回忆说,有一次完成气管插管后,临床的另一位患者向他俩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“用专业知识去帮助患者转危为安,其实特别有成就感,这也是我们最基本的心愿。”

  2月23日,针对气管插管的适用情形、难点以及医护人员面临的风险等问题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对谢坤进行了专访。

  与时间赛跑,12位麻醉科医生奔忙于一个院区为危重症患者气管插管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什么情况下需要对患者进行气管插管?

  谢坤:这涉及一个监测指标指脉氧饱和度(下称“氧饱和度”)。正常人的氧饱和度数值是在95%-100%左右,如果持续性降低,说明患者的呼吸功能受损,必须及时处理,否则患者很快就会因为呼吸衰竭而死亡。

  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收治的都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,对于重症患者,首先要进行高流量吸氧。因为新冠肺炎主要攻击肺,影响患者呼吸功能,体现在监护上患者的氧饱和度就会出现问题,低于正常值,戴上简易面罩进行高流量吸氧是个基本办法。

  如果效果还不好,患者的氧饱和度还是维持不住,那就需要上无创呼吸机,这是第二种治疗手段。也就是说随着病情逐渐加重,治疗手段也在升级。

  如果无创呼吸机仍然不能维持患者的氧饱和度,我们就需要用有创呼吸机。其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做气管插管,把特制的气管插管放到患者的气管里边,然后连接上呼吸机,帮助患者呼吸。呼吸机提供一定压力的氧气进入患者的肺内,把原来因疾病导致的闭合的肺泡重新打开,打开之后氧气进去提供氧合。这就是面对比较危重患者的治疗手段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有没有统计进行过多少例气管插管了?

  谢坤:从2月10日接管病区,到2月22日,我们进行了67例气管插管,他们都是危重症患者,年龄一般偏大,而且本身合并了很多基础疾病,比如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冠心病。当然也有比较年轻的,我操作的最年轻的一个是44岁的。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,插管之后用上呼吸机,患者的氧饱和度确实能提高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这位44位的患者现在怎么样了?

  谢坤:他虽然年轻,但病情比较重,大夫建议他做气管插管,但患者不太理解,就说不想插管。后来跟他家属沟通,再跟他沟通,最后才同意。插管之前,他的氧饱和度是87%,就是说无创呼吸机的效果比较有限了,插管之后他的氧饱和度很快到了99 %,效果非常明显。我们作为医生,用专业知识去帮助患者转危为安,其实特别有成就感,这也是我们最基本的心愿。

  还有一次,我们给一位患者插管成功之后,他氧饱和度上来了,ICU的大夫说了一句“效果真不错”。临床的另一位患者听到了,给我们竖起大拇指说“真棒”,这时候真的挺自豪的。

  谢坤为患者进行气管插管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你们有多少医护人员能操作气管插管?

  谢坤:目前有17支国家医疗队进驻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只有山东大学第二医院、青岛大学附属医院、华山医院、瑞金医院这4支医疗队配备了麻醉医生,总共有12名。其中,山大二院2名,青大附院5名,也就是说12名麻醉医生中有7名来自山东。这12名麻醉科医生组成了急救插管小分队,负责整个光谷院区17个病区的气管插管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你们怎么排班?

  谢坤:我们分成了6个小组,两人一组搭班工作,每个小组一值就是12小时,早8点到晚8点是一个班,晚8点到第二天早晨8点是一个班。值班期间,在医院待命,如果哪个病区有患者需要气管插管,就给我们打电话,接了电话我们第一时间赶到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上一个班能休息多久?

  谢坤:上一个班能歇两天左右,因为还涉及一个白班、夜班的问题,这次值了白班下次就要值夜班,时间上也会有微调,但总体来说,上一个班能歇差不多两天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有没有患者同时需要插管你们忙不过来的情况?

  谢坤:现在是这样,气管插管以我们这12人的急救插管小分队为主力,同时同济医院光谷院区还有6位麻醉科大夫做后备力量,因为他们还有自己的急诊手术和急诊插管,所以他们是“听班”。如果我们要做的气管插管确实比较多,两个人忙不开了,同济医院的同行们会及时到位。

  节奏还是比较快的,昨天(2月22日)我和队友值白班是插了3例,分别在院区的3个病区,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穿脱防护服3次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你和山大二院的同事冯昌一个组吗?

  谢坤:不是,我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的冯伟一组。说来也巧,冯伟是我本科校友,是师兄。经过这几天的磨合,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了。

  直接面对新冠肺炎患者呼吸道,医护气管插管感染风险极大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气管插管工作感染风险大吗?

  谢坤:对新冠肺炎治疗来说,气管插管是最高危的操作之一。新冠肺炎主要的传播途径就是呼吸道传播和接触传播,我们做气管插管,需要开放患者的呼吸道,所以说我们往里放气管插管的时候,会直接近距离地面对患者的呼吸道,感染的几率是非常大的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你们现在有没有总结出什么技巧去尽量规避风险?

  谢坤: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有一份新冠肺炎气管插管的指导意见,主要是首先评估患者的情况,排除困难气道的情况;另外,插管的时候要求快速、准确、稳定,暴露声门以后争取一次成功,这是最安全的。如果你反复操作,患者的口底软组织可能会出血,同时对我们医务人员来说,感染的几率也是增加的。

  气管插管在操作上还有一个矛盾,气管插管是用专业的喉镜来暴露患者的声门,所以有时候对咽部的软组织会有一定损伤,这就要求我们动作尽量轻柔,但同时又要把声门暴露清楚,不然就没法成功插管。熟练掌握插管技术并恰到好处地掌握技巧对操作成功尤为关键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进行气管插管的时候,你们从防护上有没有升级?

  谢坤:要求是三级防护,也就是在二级防护的基础上加一个防护面屏和一次性头套。如果能配备正压通气面罩是最好的,但现在医疗物资仍然相对紧张,暂时没有配备。

  谢坤为患者气管插管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气管插管的时候,患者会有什么反应吗?

  谢坤:给清醒患者气管插管会引起极度不适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平时我们嗓子里如果进入一点小小的东西,都会引起我们强烈的呛咳反应,想把它咳出来,而气管插管是一个非常大的异物,对清醒患者的刺激是非常厉害的,所以对气管插管的患者一定要使用镇静药物。

  新冠肺炎患者随着氧饱和度降低,意识可能会受影响,但气管插管时同样会有不舒服的反应,会有呛咳。如果患者呛咳的话,会影响患者生命指征的平稳,同时医护人员感染的风险会更高。根据国家的指导意见,给新冠肺炎患者插管的时候,我们要用药物比如镇静剂、肌松剂等,让患者进入药物性睡眠,给患者创造一个比较舒适的状态,这样患者没有不适感,对我们提高插管成功率、减少感染几率也是有好处的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患者好转之后拔管也需要你们操作吗?

  谢坤:一般ICU和各个病区大夫自己就可以拔管,也可能需要麻醉医生拔管,这个没有明确的规定。根据临床表现,如果患者肺部的炎症症状减轻,而且自主呼吸能够维持机体需要,逐渐就可以脱离呼吸机,把气管插管拔出来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:如果可以拔管,是不是意味着患者度过了危险期?

  谢坤:对,需要拔管的时候,说明患者的病情已经缓解了,已经达到了一定的临床指征,可以拔管。




关键字:订现代生活周刊[www.xdshzk.com]免费旅游!立足《现代生活周刊》精深博大的采编资源和全球网络,力求在纷繁复杂的资讯海洋中,为您提供富于洞见的深度报道、新锐犀利的评论和特色专栏!
上一篇:有媒体发布天津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黄金海教授团队,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口服疫苗的报道
下一篇:没有了